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一纸罚单能否破解垃圾困局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8-10-28 22:12:56

一纸罚单能否破解垃圾困局

迄今为止,垃圾分类可执行标准并不明确,居民垃圾分类知识普及不足

多头管理,垃圾分类试点进展搁置,资金政策瓶颈限制企业进一步壮大

专家献策,罚款并不能解决垃圾困局,当前最需要的是奖励和执行标准

垃圾不分类要罚款50元?!近日出台的广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暂行规定引起轩然大波。然而,“一纸罚款条例”背后却是垃圾分类标准尚未出台、分类试点进展搁置的尴尬。

业内人士和市民质疑,在相关分类执行标准未能出台的情况下,让老百姓如何执行垃圾分类?如此贸然出台罚款标准是否妥当?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政策、资金和技术等诸多原因,广州垃圾分类的多个试点项目纷纷搁置,普遍缺乏可以推广的可行模式。

垃圾“矿山”的开发却远比想象中困难,当初信誓旦旦进军垃圾分类回收行业的中创沃德公司,投产一个月就宣布倒闭;嘉博文公司将业务局限在泔水等厨余垃圾的处理;从业较久的广州分类得公司也遇到了诸多发展瓶颈。

企业缺少资金,政府多头管理,居民垃圾分类程度不足,垃圾处理能力有限,众多问题困扰着广州垃圾分类回收。

资金链断裂压垮分类试点

“我们做的是保洁员的工作,却得不到应有的保洁费,资金紧张可想而知。”

中创沃德公司在番禺区海龙湾小区搞的垃圾分类试点如今几成传说。

去年7月,在成为垃圾分类示范点仅一个月后,这家垃圾分类试点公司就因缺乏资金、垃圾分类困难等问题黯然夭折。

“垃圾分类不能只作为一项绿色环保事业,我们预想政府会大力支持的局面一直没有出现,”中创沃德公司总经理段德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还是要有一定收益才能生存,不能让我们一直投钱进去却看不到回报。”

段德连总结自己失败经验时着重分析了资金问题:“我们做的是保洁员的工作,却得不到应有的保洁费,资金紧张可想而知。”

据段德连介绍,创办公司时,他筹集了200多万元的资金,但前期厂房机器等花费巨大,“又没有形成正常的商业利润模式。”部分股东因此放弃了继续投资,资金链断裂使中创沃德举步维艰。

段德连惋惜地说,“如果政府给予我们一定额度的垃圾补贴,这项事业还是能够坚持下去的。”

与之相比,广州分类得公司似乎很风光。两年间,该公司注册资本从10万元升至500万元,目前拥有已有3个服务社区、8000多户家庭参与他们推广的家庭垃圾分类,成果是“每天回收再利用资源3吨,为社区居民增加月收入2.74万元”。

但是,企业发展所暴露的问题让总经理杨静山担忧不已。“资金压力越来越大,要在广州近郊建立30万吨的多功能城市垃圾处理示范基地,至少需要3000万元资金。”杨静山介绍,分类得公司现在还处于投资创业阶段,不但要回收社区垃圾,还要通过8字连锁便利店、社区服务来反馈收益。

另外,对于这些企业来说,还不得不面对“一笔没法进入预算的开销”。即如何处理电池、灯管等危险废物。通常情况下,这类废物必须交给有资质的单位处理,而且谁送去处理就要谁付款。

特殊行业政府如何介入?

“试点能做多大,必须看政府的相关扶植政策力度有多大。”

段德连表示,垃圾处理公司一直追求的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的平衡点。但广州市城管委分类处相关负责人却有不同的判断。“关键的问题不在资金,而是老百姓反对在自己家门口建厂。”他解释说,中创沃德在番禺区钟二工业区建厂时,采用大头金蝇处理垃圾的方式,就引起了当地人的厌恶和抵制。

“垃圾分类回收是一个庞大的工程,需要长期的规划与实践,靠一时的冲动是很难取得成果的。”中山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分析。

位于广州燕岭路越秀区城市管理局车队内的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州试点显得非常低调,进门都要过两道门岗。

这家公司以处理城市餐厨垃圾为主,就是将地沟油、泔水等通过技术手段变成饲料、化肥等产品,进军广州后充分利用了政府资源。但同样因为餐厨垃圾易腐败、易滋生蚊虫等难题,进展非常缓慢。其中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生产成本太高,资金链紧张。

比如说像泔水这类的东西,在不加任何处理的情况下通过“泔水黑市”运到农村去,每吨可以卖到1000元,利润可达到50%以上。但是嘉博文将其处理转换为蛋白饲料后,其成本却远远高于1000元。

为降低成本,嘉博文公司借助政府的力量,燕岭路试点所处理的厨余垃圾就都是来自于广州市机关单位食堂,“投产至今每天处理的量都不大。”嘉博文有关负责人梅耀武坦言,“至于试点能做多大,必须看政府的相关扶植政策力度有多大,我认为可以试行政府投资企业经营的模式。”

分逆转群殴成比赛转折看勇士也得用救心丸
浓郁的啤酒烧羊排
美味可口瘦肉粥
美味的黄桃裸蛋糕
家常可乐鸡翅17
311只个股定增集体破发私募参与定增更趋理性
美味的酱汁牛肉的做法
家常砂锅带皮驴肉
好吃的豆角烧茄子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