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百度的倔贴墙前行弯腰逃患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2-10 15:14:53

专题推荐: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

1978年11月,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实行“分田到户,自负盈亏”的家庭联产承包制(大包干),拉开了中国对内改革的序幕。21年后的1999年,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明确非公有制经济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同时,迎来了中国互联创业高峰期——1998年、1999年、2000年,中国互联三巨头BAT相继成立。

10年来,人们无意识地接受着“百度一下”对日常生活的渗透,却鲜少有人回溯2000年1月1日。新世纪的第一天,当我们在为千禧年的到来狂欢时,百度,这家曾占据中国互联巨头之位的公司诞生了。而这一天似乎也预示着李彦宏和他的百度,在瞬息变化的技术革命浪潮中,将带给整个产业全然不同的变革。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政策更像是市场背后倚靠的一堵“墙”。长久以来,百度这只巨兽都在顺应国家市场政策的变革正向前进。令人意外又无比叹惋的是,在阿里与腾讯双方“挟持”之下,百度最终选择弯腰“妥协”,将全盘布局无限缩小并聚焦到人工智能技术这条路,试图逃离“BAT”这个怪圈。

“技术与成功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市场。如果说给个算式的话,我的这个算式就是:技术乘以市场需求应该等于成功。无论技术多先进,如果没有市场需求,企业是不能够走向成功的。”

改革开放第三代创业者李彦宏如是说。

梦想启航(2000年-2005年)1999年6月,国家计算机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成立。世纪之交,计算机和互联安全防护成为国家重点关注领域,通过“长城防火墙”将中国的互联与世界隔离开来,也一度将Google等站不由分说地隔离在墙外。而这对于百度而言,无疑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在美国从事8年搜索技术工作的李彦宏开始意识到,“搜索引擎”必将成为未来中国互联发展的巨大契机,中国互联市场拥有着惊人的潜力。在2000年创立之初,百度便开始探索面向企业端的搜索引擎业务,以向大站售卖技术和服务起家。

2000年底,互联迎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泡沫危机,无数站被关闭,突如其来的一切倒逼着这家初生企业转型。于是,李彦宏决定迅速调整战略,将业务模型从面向企业提供搜索技术转为自行经营搜索引擎。那一年,百度正大人的政治式推出了独立搜索门户。彼时的“权宜之计”却成为了这只互联独角兽未来的全部根基。

回忆起1999年底,李彦宏表示那次世界范围的互联泡沫非常疯狂:“简直就像做梦一样。”然而,这位创业者对于国际竞争对手的动荡似乎早已见怪不怪。“2000年百度刚刚成立的时候,那时主要的门户站在用一家美国的搜索引擎,叫做Alta Vista,我们最开始在跟它竞争。后来北京出现了一家叫“蓝帆”的公司,他们在跟我们竞争。再往后,跟我们竞争的是一家叫做Openfind的台湾公司,接下来是雅虎中国,对我们的威胁很大。”

事实上,2000年谷歌中文版搜索早已推出,领先百度中文版一年多的时间,提早占据了国内市场窗口。当后者于2001年正式开始打造搜索引擎自主品牌的工作时,其面前的挑战不言而喻。第二年,百度内部决定实施代号为“闪电计划”的行动,试图以最快的速度提升百度搜索质量与核心搜索技术。这一关键性决策用力推了百度一把,使其遥遥领先,甚至超越了所有竞争对手。

同年年底,中国互联协会主办的首届中国互联大会在上海召开,它同时也是中国互联协会的第一次会员大会。中国政府宏观层面不断推动国内互联浪潮的加速奔腾。2003年1月7日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发布《互联等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2003年3月17日,中国国家顶级域名.CN下正式开放二级域名注册,用户可以在顶级域名CN下直接注册二级域名。

在这样的变革浪潮下,百度通过“竞价排名”和独立搜索引擎,直接服务C端用户,业务重心正式开始从“面向企业”转向为“面向用户”。这两大决策成为了百度在此后的十多年间得以持续发展的基础——百度日后所有的成功和可能性,几乎都源于其“搜索引擎”产品所获取到的巨大流量,以及其搜索广告收入的持续稳健增长。

2003年5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把上文化娱乐列入应当培养和规范的新的产业热点。随后的2003年5月10日,文化部发布《互联文化管理暂行规定》,将于2003年7月1日起施行,这些政策的推出在极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民数量的增长和互联社交等功能的发展。顺延政策向前摸索,百度从2002年发布mp3搜索,到第二年推出图片搜索、搜索、Flash搜索以及建立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百度贴吧”,再到2004年收购了国内最大的个人上导航站hao123、推出文档搜索及“百度知道”。作为一家互联公司,的百度在进军“知识搜索”领域这一阶段中的成长和发展,可以说是惊人的,几乎每一年都能获得用户数量和流量上的巨大增长。

在2004年谷歌上市之后,紧接着2005年8月5日,百度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历史性时刻:这一年,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同时也创造了中国概念股的美国神话——上市首日股价涨幅就高达354%,成为2005年全球资本市场上最为引人注目的上市公司。几乎同时起步、前后脚上市的百度与谷歌,凭借着相同的“搜索”基因,至此却分道扬镳。

回望来路,李彦宏称:

“我个人的理念一直是,创业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我们相当于是通过这种艰苦的条件、艰苦的市场环境来磨炼意志,这种环境下取得的成功才是令人踏实的。”

自此,这家初创企业才刚刚扶稳方向盘。

一切为了O2O(2011年-2015年)2011年,可谓是移动互联的元年。移动互联进入高速发展期,微博促动社会媒体变革,电子商务发展迈上新台阶。络安全问题随之而来,在此背景下,2011年5月4日,我国设立国家互联信息办公室,这标志着互联管理上了一个新的高度。同时,各部委积极制定并下发相关的法律法规和管理办法,以促进互联健康发展。文化部颁布了《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国家工商总局出台了《络商品交易及有关服务行为管理暂行办法》,人民银行发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工业和信息化部开展了《互联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等。

2012年,百度公司因时而变,成立LBS(即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事业部,开始向移动业务转型发展。该年10月10日媒体报道称,曾被视作该公司内部战略级产品的百度地图,已拆分为LBS事业部,并由百度商业应用产品市场部总监沈丽负责。

事实上,在此之前,百度地图部门业已整合百度身边等应用,逐步向本地生活领域靠拢。百度地图产品经理戴丽丹曾对媒体透露,彼时百度地图的业务重点是向生活搜索服务方面发展,同时加强与垂直商的合作以引入生活服务信息,并提供检索、推荐等服务。也有内部人士称:“百度对地图业务暂时并无太多盈利方面考虑,仅仅是做好产品,圈更多的用户。”

在这期间,百度陆续收购或投资了91无线、PPS视频、糯米,Uber等业务。在一系列布局和动作之后,百度也拥有了一系列基于移动端的拳头产品,其中包括百度,百度地图,百度糯米等产品。可以看出,当时的百度,希望占据更多线下场景,连接更多线下服务的意图相当明确。而这家公司最终希望实现的,是“以移动搜索、个人云和地图作为移动业务的突破口,提升移动应用分发能力,再聚合移动端业务形成O2O闭环——搜索+分发(91)+LBS(地图和糯米)+支付(百度钱包)。

作为移动互联领域的重要入口,地图业务俨然成为科技巨头入局移动互联的兵家必争之地。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百度的倔贴墙前行弯腰逃患

谷歌、苹果、腾讯、高德等众多厂商争抢着掀翻这场地图大战,百度地图也正由“全能出行助手”向“开启智能生活服务”的角色转变大踏步地前进。自此,百度LBS事业部和百度移动·云事业部一起,成为百度公司架构内的两大事业部。

然而,这一切看似正常的战略转变却难掩背后暗流涌动。2014年9月1日,原百度LBS事业部总经理沈丽宣布离职。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位高管离开的理由甚至可以追溯到两大事业部成立伊始。LBS向来被定义为移动互联区别于PC互联的最显著属性,而百度一举设立两大事业部极大程度上将上述二者强行割裂,天然地存在协同上的困境。在沈丽出走之后,经刘骏过渡,李明远整体接管了LBS事业部。

李明远的走马上任,彻底启动了百度移动商业化的轮子。LBS事业部整体业务模式都遵循着他的核心思路向前推进,其关键只有一个:移动变现,而百度地图作为该事业部的旗舰产品更逃不开变现环节。

2014年的百度,迎来了股价大幅攀升的重要节点。“移动收入”占比节节高升,让已经有了Facebook前车之鉴的华尔街心花怒放。显而易见,李彦宏将其全部信心押注在了背后主导百度移动的李明远身上。

可立足当下看身后,经历了三轮高管变动的百度LBS事业部从一级地图导航商真正实现商业变现的路径太过漫长,这种思路的效果并不明显。对于用户而言,地图的一级需求在于导航和位置信息查询,这使其难以打开O2O交易变现的大型缺口。

彼时在商业道路上小心翼翼的百度,看起来恰恰缺少了腾讯的勇气。前者远不敢联合百度糯米不顾一切地强推商业化,他们过度保护着一级需求用户的体验。而则力求在用户大幅衰减之前,摸索到增量用户的“阿克琉斯之踵”。这家发力社交领域的企业好像可以随便尝试任何新鲜模块而不必担心用户离开,他们“无往而不胜”的底气在于当时这一细分领域根本不存在竞争对手。

曾经说好“三年不考虑商业化”的百度,展开激烈反扑的背后也另有苦衷。面对老对手高德公布的全新战略——专注出行和位置信息服务,百度已经无暇纠结赚多赚少的问题,他们必须要活下来。虽然较早入局,但百度始终缺乏底层地图数据的储备。李明远带队的百度移动团队拼尽全力避开这一短板,意欲在其所擅长的流量和商业化变现领域中与高德开战,把后者“拖下水”。

如意算盘打得并不响。2014年2月11日,高德正式成为阿里巴巴100%全资子公司,素有“储君”之称的俞永福掌舵高德移动互联业务。俞永福充分发挥了其被阿里管理层视为“金砖”的整合能力,提出当下这种地图形态不适合成为O2O交易的入口。他们紧紧抓住大数据这一决定性差异点,死盯“地图导航”发力,对百度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击。

在陆续发布了驾车导航赔付、公交导航、室内地图等一系列于是新功能之后,高德地图的用户活跃度产生了大幅攀升,强化一级需求的效果立竿见影。那时的百度仍旧沉浸在教育用户来地图上消费的商业模式当中,埋头苦干的间隙,他们并未意识到其试错成本已“得到”巨额提升,失去了说服用户不转投竞对的资本。

就在百度疲于应对高德的同时,腾讯入股了另一家实力强劲的数字地图供应商四维图新,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在高德抱上了阿里的大腿后,百度也终于错失了他的老伙计——百度地图此前一直使用四维图新提供的地图数据。

纵览当时国内的地图数据供应商,高德和四维图新坐拥了市场上绝大部分的地图数据,因而独具竞争实力。且不论腾讯入局地图市场乃至布局全O2O的战略转变,究竟是指向百度还是为避免被阿里“断喉”。对于忙着通过糯米实现快速变现的百度而言,这家刚刚“上路”不久的互联公司正迎来一场釜底抽薪的危机。BAT之间的抗衡也随着O2O战略的敲响,正式拉开帷幕。

重提“All in”(2015年—?)2015年3月,“互联+”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成为我国国家层面的重大举措,打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增加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双引擎”具有重要意义。同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积极推进“互联+”行动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指出了“互联+”创新创业、协同制造、现代农业、电子商务等11个重点行动领域将作为发展方向。

3个月后,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实施络强国战略,实施“互联+”行动计划,发展分享经济,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从具体措施来看,这份经李克强总理签批的《规划》提出要加强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认知分析、无人驾驶交通工具、区块链等新技术在内的基础研发和前沿布局,并加快构建智能穿戴设备、高级机器人、智能汽车等新兴智能终端产业体系和政策环境,以此鼓励企业开展基础性前沿性创新研究。

彼时正值百度十五周年,国家政策的出台让此刻成为了百度“复兴”的最佳时机。1月底李彦宏发表了主题为“始终相信技术的力量”的演讲,一席话将整个公司践行的“连接人与信息”的策略转变为“连接人与服务”的战略目标。

就在2015年,来自李彦宏的一封内部邮件曝光了百度正调整组织架构。2月,其现有的组织架构调整为下分四个事业群组,将移动云事业部和LBS事业部合并为移动服务事业群组,另设新兴业务群组,搜索业务群组以及金融服务事业群组。4月,这家互联企业又进行了新一轮业务架构“腾挪”,成立“百度搜索公司”,下辖搜索业务群组(SSG)、移动服务事业群组(MSG)、糯米事业部,百度搜索公司将由向海龙负责。此外,百度将在原有以搜索为核心业务的事业群组之外,利用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在其他领域进行开拓。

此次“变革”的重中之重,无疑是原先与移动云事业群并列的LBS事业群将不复存在。纵使当年6月,李彦宏放出“壕”言说要拿出200亿现金把百度糯米做到行业第一。但2015年还没过完,这位CEO就后悔了。“浪投”了数年O2O的百度,终究还是“妥协”了。

2015年12月,百度新增了FSG(金融服务事业群组)和自动驾驶事业部。在喊出“连接3600行”口号的背后,这家公司把时下新兴业务中胜算最大的金融与无人车,交给了“近臣”朱光与老将王劲,力争从侧翼突围。

转年4月,百度又成立了搜索公司,意欲收拢全部流量业务,为以人工智能为主的新兴业务腾挪空间。此举一度被业内解读为“壮士断腕”——All in人工智能。

随后的9月,百度三个高级副总裁经历了一次相当务实的业务下沉调整。除了朱光的FSG,原百度技术负责人王劲的职能下沉到专注自动驾驶业务落地,而向海龙则开始重新梳理百度的客户络。整个下半年,百度将出售百度糯米和百度外卖的消息也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

严格说来,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布局可以追溯到2012年。早在那时,拥有海量数据且在“人工智能”研究方面天生就拥有优势的百度,启动了深度机器学习的研究工作。到了2014年,在此前深度学习项目的基础上,百度的人工智能研究进一步衍生出了“百度大脑”这样野心勃勃的项目,甚至百度还高调地引入了Coursera联合创始人,人工智能领域最权威的专家之一吴恩达博士来全面负责百度大脑项目。

当阿里凭借贸易的基因站上支付与金融的制高点,腾讯凭借社交的基因站上移动互联的制高点,那么面对百度这只人工智能“早鸟”,王小川曾言:

“搜索天生就属于人工智能。”

在经历了2016的诸多风波之后,2017刚开年,百度AI就有了很多“大”:引入陆奇、人事大变动、收购渡鸦科技……原以为百度接下来能够朝着把人工智能做起来的方向大步发展,但吴恩达、王劲等重量级人物的相继出走创业,一度为百度的前路蒙上了一层阴影。截止发稿时,该公司甚至和王劲撕破了脸,一纸诉状将其告上了法庭,理由是其借职务之便窃取商业机密。

顶尖人才的离开,留下了近1300人的人工智能团队和雄心勃勃的李彦宏。在由陆奇、王海峰、林元庆组成人工智能核心管理团队之后,百度在人工智能上的决心与魄力确实不容小觑。然而,就当下初创企业发展形势而言,这个互联巨人不知何时才能真正脱离自动驾驶技术人才“孵化器”的窘境。

虽然百度看上去有有些“留不住人”的嫌疑,但李彦宏始终没有放弃要做“人工智能国家队”的梦想。今年11月15日,在科技部召开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启动会上,科技部高新司秦勇司长公布了首批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其中自动驾驶方面依托百度公司建设自动驾驶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

这也是继2017年2月,国家决定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以来,百度第二次进入人工智能研发的国家队。此外,会议还公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战略咨询委员会名单,百度副总裁、AI技术平台体系(AIG)总负责人王海峰入选。

在最近的12月20日,百度Apollo第一届理事会在雄安新区顺利召开,正式宣告押注人工智能的百度又将无人车开到了这个国家级新区。

区别于阿里以“交易”为核心、腾讯以“人际关系”为核心,百度始终坚持技术出身。有趣的是,从创业伊始,温和的Robin李仿佛从未想过主动与人进行商业化对抗。冷静下来,其移动互联战略全然算不上失败,但这只独角兽基本上被整个产业半推半就地“逼”上了O2O战场,尚未来得及摆出战斗的姿态,就被冲锋的号角惊得瘫坐在地上,自此掉了队。

谷歌与百度生来相同,只是在前者选择重组并成立Alphabet公司以聚焦人工智能时,百度仍停留在“舒适区”,“嘴硬”地想要搅动移动互联市场。然而殊途同归,当百度终于回过神来,企图在战争的断壁残垣中寻找“逃生”的出口时,才“妥协”般地弯下了腰,捡起人工智能这把“旧时的刀”。

朝花夕拾,拾的未必是“枯萎”。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老年手机铃声
墙纸什么好报价
电动迷你缝纫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