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怎样保护我们的3G奶酪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8-12-07 18:51:12

随着2005年11月初,诺基亚等六家公司诉讼高通公司利用自身3G技术专利收取过高的专利费用,3G的专利纷争开始浮出水面。知识产权在未来3G建设中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研究支持:诺盛电信咨询)

勿庸置疑,中国电信市场正站在3G的前夜,而3G牌照如何发放乃是目前最大的悬念。

2006年2月13日的巴塞罗那3GSM大会上,作为20名世界顶级CEO之一,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在演讲时第一次旗帜鲜明的提出“我们将从HSDPA开始3G。”这是中国移动第一次公开明确自己的3G选择——WCDMA。几天后,在2月21日的TD-SCDMA产业经济年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局长邓寿鹏则旗帜鲜明地提出了首先发TD-SCDMA牌照,而CDMA2000牌照则是由于“箭在弦上”也肯定会发的观点。同时,国资委研究中心新产业战略研究部卢奇俊部长也在自己的演讲中表明了类似观点,TD-SCDMA先行,等其成熟后再发另外两个标准的牌照,以期缩短目前TD-SCDMA与另外两个标准的成熟度差距。卢部长更大胆的提出“中国移动是TD-SCDMA的最佳选择”的个人观点。

随着3G脚步的日益清晰,人们对于未来3G的投资规模也逐渐明晰起来。按照各个运营商所预测的数据,中国3G启动后前六年的总体投入将会达到6000亿元人民币,其中每年投入接近1000亿。具体而言,3G建设中组投资规模,第一年需要投1141亿,第五年需要投1046亿,其他几年都略低于1000亿,总体6年结果是5913亿。虽然投资额没有原先业界估计的乐观,但是5913亿的投资对于如今的中国电信市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利好,对国内GDP的增长,对就业、服务,对国家的税收都有积极的贡献。但对于中国国内的电信制造商来说,这条3G之路充满坎坷。

中国电信制造商面临的主要问题

从1G开始,由于我国电信制造商没有能够掌握核心技术,使得在络建设时,不得不仰人鼻息,而且还造成了大量资金流向国外。1G期间,累计流失2500亿元;2G则是触目惊心的5000亿元。为了抓住3G的发展契机,切实提高中国国内电信制造商的自身市场

竞争力,各制造商纷纷加强研发和标准制定等无形资产投入,希望通过掌握一定比例的专利,从而摆脱以前的不利地位。

尽管如此,中国各电信制造商仍然面临着不少困难。

首先,我们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技术较少。据统计,全世界16000项国际标准中,我国参与不足千分之二。目前我国的国家标准有19278项,其中被动采用的占了43.5%。这些数据都表明,在知识产权领域,我们的投入力量和地位是远远不够的。细分到3G标准,在TD-SCDMA领域,大唐的专利持有率仅7%;而根据ETSI的最新专利统计数据,在WCDMA领域,华为的专利数量虽有大幅增加,但是持有比例也仅占5%。专利持有量不足,导致中国电信制造商在未来市场竞争中不得不与各国外设备制造商在知识产权领域进行一场长期艰苦的谈判。

其次,未来所需交纳的专利费用将成为各企业不小的负担。据英国市场研究公司Informa的最新一份报告显示,在未来的12年内移动设备业界将向如高通、诺基亚、摩托罗拉和爱立信等专利持有厂商缴纳共计800亿至1000亿美元的专利使用费。高额的专利使用费不仅会对小型运营商的发展起到限制作用,同时也将不利于产品的开发和创新。以高通为例,目前使用高通专利的通信商需要缴纳占销售额4.65%至6%的专利使用费给高通公司。该份报告指出,如果其它那些拥有核心技术专利的公司也收取和高通同等程度的专利费税率,那么通信商缴纳的专利使用费将占到销售额的25%至30%。目前中国电信制造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由于运营商ARPU值下降,导致紧缩CAPEX投资,使得制造商的利润空间进一步被压缩。厂家原本希望通过3G大规模建设以获取更多利润空间,但是由于未来高额的专利使用费的存在使得各制造商的希望破灭。

最后,目前关于3G知识产权的谈判举步维艰。为了对未来的3G做准备,我国政府委托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自2004年1月开始与国外厂商进行专利费率的谈判。按照惯例,专利谈判都是两个企业之间互相交涉确定交叉许可的专利数量和费率。如中国的华为,早在2002年就与爱立信和诺基亚等国外厂商达成了交叉许可协议。电信研究院由于没有实际的企业运作经验,因此在专利谈判上显得颇为尴尬。各国内厂商在专利工作上基础层次不一,所以当某厂商要出8%的专利费率时,电信研究院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回应。

如何解决3G专利纷争

3G专利目前基本掌握在设备制造商和高通手中。分析这些持有者在不同3G标准的专利策略,将有助于我们更好的解决未来3G专利纷争问题——因此,让我们来看看高通。

之所以把高通单列出来是基于两个因素的考虑:首先是其与设备制造商截然不同的专利授权商务模式。高通的业务收入主要由芯片设计和销售以及专利授权组成。每年专利授权获取的收入占其年收入的27%。其次是高通是CDMA技术的始作俑者,3G的三大标准都是从CDMA发展而来,所以未来3G核心专利的谈判都将绕不开高通。

在CDMA领域,高通一直执行的是“专利换市场”策略。当初为了说服中国上CDMA,高通承诺“将积极在中国寻找合适的企业为高通生产CDMA芯片,并将积极考虑投资中国的芯片生产行业”,以及“高通公司将继续承诺向中国制造商提供世界最优惠价格的CDMA芯片”。虽然至今高通承诺的CDMA芯片中国制造未能实现,但是高通公司在中国国内销售的CDMA仅征收2.65%的专利费率,而在韩国同样的费率高达5.25%却是不争的事实。相信在未来的CDMA2000市场上,高通依然会执行这个策略,只是考虑到中国市场的容量和TD-SCDMA技术专利的牵制,预计高通将会选择比较缓和的谈判方式。而且目前高通与中国政府的专利谈判进展缓慢,有迹象表明,高通试图通过与制造商达成私下协议来绕开目前争论的焦点。

在WCDMA领域,由于WCDMA的开放架构,使得目前WCDMA在全球的应用很多,支持该标准的厂家和运营商也众多。但是由此带来的副作用就是WCDMA专利分散在各家公司手中,专利使用费率也多种多样,很难统一。诺基亚和高通的专利纠纷刚好给解决这一问题带来了一个契机。为了更好的制约高通,在未来的诉讼和谈判中增加己方砝码,同时也为了未来的中国WCDMA市场,全球移动通信巨头NTTDoCoMo、爱立信、诺基亚和西门子四厂商上周达成共识,支持适度的WCDMA技术全球专利费率之后,日本制造商富士通、松下通信工业、三菱电机、NEC和索尼公司也纷纷表示愿意参与合作。该计划的达成将确保WCDMA的累计专利费率百分比保持在适度的5%以内的个位数水平。而一些专家曾经估计费率将达25%。专利费率的下浮,表明了WCDMA专利持有者对于中国3G市场的渴望和对于市场上CDMA2000咄咄逼人的不安。

在TD-SCDMA领域,虽然大唐宣称掌握了该技术的核心专利,但是从专利分布来看,Ericsson、Nokia和Siemens也拥有为数众多的专利。在TD-SCDMA领域,很可能是采用合作交叉授权的形式来进行专利使用。目前在中国的TD-SCDMA产业联盟内部对于产权这部分还是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决策,以便共同面对市场竞争的挑战。

在专利谈判中如何定位

在专利的谈判桌上,我们需要对自己有个清晰明了的定位,才能更加有效的评估自身的地位,以便提出自身的谈判目标并实现它。从3G专利持有者的角度分析,他们历经1G和2G时期,从中专利授权费用中获得了丰厚的经济利益回报和市场回报。因此在3G时代,他们必定不会放弃这些既得利益。但是中国3G市场的诱惑以及TD-SCDMA的兴起,使得3G专利持有者在谈判过程中不愿意或者不敢过度刺激中国政府,以免失去中国这个巨大的3G市场。

可以预见,在未来3G谈判和建设过程中,专利将作为一个重要的筹码,被用来交换中国的市场和技术。从我国运营商和设备制造商角度分析,1G和2G时期的教训使得我们对于专利授权费用有种心理抵触,很有可能将费率的高低作为谈判成功的唯一衡量标准。由于我们自身在专利标准上的积累不够,使得我们在1G、2G上面只能仰人鼻息。经过整个中国电信业的共同努力,在3G的TD-SCDMA领域我们终于有所突破,这是非常可喜的一个进步。TD-SCDMA技术也可以作为我们在未来专利谈判中的有力砝码。但是,我们也应该冷静的看到,无论是设备制造商还是运营商本身,在标准和专利拟订和申报方面还是有所欠缺的。所以盲目的夸大TD-SCDMA的技术优势,并以此为砝码在谈判中选择过于死板的谈判目标也是不可取的。毕竟中国未来3G市场还是需要在CDMA2000和WCDMA领域与其他3G专利持有者进行合作的。而且仅由电信研究院牵头,而缺少政府和设备制造商的参与,谈判是难以为继的。合作与竞争并存才是未来3G专利领域的主旋律。欲先取之必先予之,谈判的双方都抱着共赢的态度才能更好的解决问题。

在学习中成长

对于大多数中国电信运营商和制造商来说,随着3G的到来和与国际市场的接轨,将会遇到很多从未遇到的问题。知识产权就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一个。虽然为此,我们曾经付出了昂贵的学费,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借此契机,也推动我们去面对并解决这个问题。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无论是发生在我们身上活生生的故事还是电信发展历史上,其他国家的案例都可以借鉴过来,从中汲取经验教训。

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加强自主创新,培养自身的知识产权建设,切实提高产业链各环节的技术水平,改变目前“大而不强”的局面。同时加强运营商自身的标准研发建设,积极参与国际行业标准化建设中去。学习美国、欧盟和日本的成功经验,加快《电信法》颁布进程,从法律角度对于电信技术知识产权进行保护,明确知识产权的重要地位。只有这样,中国电信业才能在这个3G欲来风满楼的日子里,在保证自身利益的前提下,通过与其他国外厂商的合作与竞争提高自身水平,在未来的3G建设中达到共赢的局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