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西沙遇险渔民回家感谢国家不然我们根本活不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6-08 02:48:42

小孩晚上睡觉出汗怎么办
孩子不吃饭是什么原因
小孩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回来了,今天我们好好喝一杯……”大难不死的黄红辉夹了一筷子菜给父亲黄初成,又看了4岁的小儿子一眼,高兴地说。

窗外远处涛声依旧,但每一次海浪的声音传来,见惯风浪的黄初成心里还是会不由地紧一下。

这是揪心的六天六夜后,黄初成一家老小第一次聚在一起,“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吃一顿饭”。

黄红辉是川岛镇上川高笋石笋村人,往上数三代都是靠打渔为生,但那么近地面对生死,还是这个家族近百年来的第一次。

“叫上亲戚一起吃团圆饭”

虽然从县城到村里三洲码头的船要到11时左右才到,但早上9时刚过,黄红辉的妻子郭红梅就守候在码头。两个孩子则在家里帮爷爷奶奶收拾房子,等待爸爸回家。

码头上的人不多,来往的多是戴着圆形斗笠的老乡,正将从村里近海打捞到的海鲜卖往县城。

11时,渡船越来越近,心急的郭红梅看到丈夫黄红辉站在离下船处最近的地方,泪水就已经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黄红辉一踏上码头就疾奔而来,被郭红梅紧紧地抱住。

“没事了,我回来了,放心吧。”黄红辉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们回家,回家。”郭红梅安慰道。

“有没有告诉家里的亲戚?要不要喊他们一起来吃顿团圆饭?”黄红辉心疼地看着身边眼窝深陷的郭红梅问道。

村子的石板路上,打渔的村民来来往往,肩上挑着的扁担前后都挂着装满新鲜海产的水桶,穿街过巷叫卖。

郭红梅特地挑了一条大海鱼,十来只螃蟹,以及一些贝类,“全做红辉爱吃的菜。”她与婆婆忙活了一个下午,到太阳快落山,菜肴摆满了一桌。

休息了一个下午的黄红辉精神好了很多,家里十来个亲戚也陆续到了。起筷之前,黄初成领着一大家子人“拜祖宗,还神愿”,然后才坐在桌前开吃这顿迟来的团圆饭。

“一家人能团聚很感恩”

“他打回来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突然就空了,一两秒后才反应过来,我们家红辉没事了,没事了……”把碗递过去,接过儿子夹的肉菜时,黄初成眼里还噙着泪光。

就是这十几号人,就是这个屋子,在9月29日晚上,因为从电视里得知黄红辉所在渔船遇险的消息而聚在一起互相安慰。当晚,他们几乎一夜未眠。

对黄家来说,9月30日是绝望的一天。黄初成十五岁开始出海打渔,直到去年才因为年事已高在家休息。做了一辈子的渔民,他心里清楚:“那样大的风那样大的雨那样大的浪,孩子落水后非常危险。”

“十几年前,我们也遇到一次台风,来不及走掉,在风浪中摇晃了一个多小时才脱险。”老人放下手里的饭碗,摸着小孙子的头说,“但他(黄红辉)这次比我们那时危险千百倍。”

话音未落,黄初成的外孙女小丽就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黄初成的女婿甘俭波和黄红辉同在沉没的“粤台渔62116号”渔船上。小丽是在9月30日中午看到渔船西沙遇险的,她心里一直祈祷父亲和舅舅不在其中,但当时母亲在里支支吾吾,她不得不立刻赶回家。家中的情况让她猝不及防:外婆躺在床上,已经没有力气再哭了;母亲在厅里走来走去,竭力地安慰外婆;舅妈则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幸好爸爸在9月30日下午就确定平安,但舅舅一直毫无音讯。”小丽说,当时她双腿发软,但不许自己流泪,而是安慰外婆,“现在看到一家人都平安团聚,很开心,很感恩!”

“让孩子记得谁是恩人”

“真的特别感谢国家,海陆空地全部出动去救我们,不然我们根本活不了。”黄红辉说,出海多年,他第一次那么接近鬼门关,“漂在海上时想过好几种死法,就是没想到能被直升机救起来,感谢党和政府的及时救援!”

坐在黄红辉身边的郭红梅也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她虽然小学没毕业,却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黄红辉,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特别感谢国家救命之恩,“想告诉孩子,要记得谁是我们的恩人”。

渔民都是靠天吃饭,天气好就出海,一般一年可以出去六七次,走一次起码是一个月。年收入在3万元到4万元之间。

“爸爸,快吃这个螃蟹!”四年级的大儿子用手抓起一只螃蟹,放到黄红辉的碗里。

看着懂事的儿子,黄红辉不掩饰自己对打渔已经产生了抗拒的情绪,“等伤好了,再认真想想还出不出海吧……”

夜更深了。远处的海浪声在初秋的风里显得格外清晰,一家人脸上酒后的红光盖住了所有忧愁。

南方 陈晨 张学斌

统筹 谢苗枫

金属切削机床战略性位置的重要性
无铅锡膏测试
第三章 第三节 阀体阀盖

相关推荐